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11.第十一章 一口棺(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11.第十一章 一口棺

    因為石盒的距離比較遠,加上盒子足有常人肩頭一般的高度,所以并看不清其中的東西。

    但這沉重的呼吸聲早已令眾人的心中思緒萬千,這里面的東西也正是華老他們費盡心思要找到的東西之一。

    此刻胡老道的心頭一陣悸動,即便想要壓制都十分困難,因為那種欣喜早已超越尋常的一切好奇,就好像終于要實現畢生夙愿一樣,華老的眼中甚至含著一絲淚水。

    誰都沒想到,整個祭圖里的煞氣竟然消失的一干二凈,而且是以這樣一種方式,十分輕松的被破解。甚至從某些方面來說,老李還為這次行動間接的立了大功。

    眼看自己想要的東西就在眼前,胡老道跟華老早已經激動的無以復加。老話兒說的好,這逢好必應壞,福兮禍所依,這也是事物循環的一個道理。

    人們往往在滿心喜悅當中容易忽略一些事情,以至于一個心思縝密的人突然間會犯一個本不該犯的錯誤,而胡老道他們太興奮了,他們沒有考慮當中仔細便準備踏入石盒中去一看。

    魚鷹在華老的吩咐下一步步上前,右手軍刀左手打光,憑借他敏銳的身手,大家沒有理由會懷疑他的應變能力。

    當胡老道幾人來到石盒附近,魚鷹小心察看四周,手電光照進石盒里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石盒足有到人肩頭那么高,所以眾人要看到里面情景是需要貼在石盒邊沿上的,首先,這邊沿讓人感覺整個石盒不像塊石頭做的。

    像什么呢?

    好像個保溫柜一樣,石頭觸手竟十分溫熱,不知何等材質,胖子搖頭奇道:“也不是暖玉啊!”

    他是最后一個趴過來的,胖子個兒也不高,然后他才湊上去踮起腳尖,看到里面的東西。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覺得不可思議,一直過去很久,胖子才回過神來,但胡老道跟華老依舊盯著石盒里那東西,似乎長時間不眨眼,那眼睛也不會干澀。

    四人當中只有魚鷹不為所動,他的職責是守衛眾人安全,探察危險,所以自始至終他都是瞄上一眼,然后筆直的站在一邊,犀利的眼眸左右打量起四面。

    良久,華老嘆了口氣,觸著石盒不忍放手,嘆道:“沒想到啊,竟然……竟然是真的。”

    順他們的眼光往石盒里看去,只見一個面目安詳的人盤坐在其中,整個身體保持的十分完好。

    這人一身的黃皮膚,整個空間里占據最多的則是他的頭發,那些細密絲質般的頭發一直從肩頭垂到最下面,然后逐漸將這個人纏繞起來,如果把頭發全部拉出來,估計足有數丈之長。

    但最令人驚奇的是這些頭發色澤光亮,竟還都在生長。

    如果這算是最開始震驚眾人的一個起始點的話,那么,更大的震驚還都在后面。

    這層層頭發上粘著不少風干的大塊雜物,看起來就像一些特大號的頭屑,但其實不是。

    這些東西密密麻麻,層次、顏色全都不同,胖子用手捻起一塊仔細看了看,然后胡老道跟華老他們一人拿出一塊,其中胡老道手里拿的那塊皮是濕皮,剛剛脫落還未曾變干的那種。

    “這是……人皮!”胖子從震驚中醒來,華老是現在這些人里最有發言權的人了,他不嫌惡心的把那些人皮不停碰觸,最后得出結論,石盒里這東西一直從下葬到如今,全都在蛻皮,從現在看來,至少蛻皮在八次以上!

    胖子的震驚已經可以從他臉上表情看出,就連魚鷹聽到這話都忍不住眉頭抽抽了下,但胡老道依舊目光閃爍,華老跟他一樣,但看得出來,二人只是看著很激動,實際上好像早明白是這么回事兒似的。

    大概是石盒之前被打開,所以這會兒里面的東西再沒有出不出來氣一樣的那種大口喘氣聲,反而呼吸平穩。

    但這原本微弱的聲音在整間寂靜的祭祀室里,卻顯得格外醒目。胖子最是大膽,手拿一根金屬桿先撥弄開那東西的頭發,只是頭發實在太厚沒有辦法。

    胖子索性不管那么多了,用手就去把那大段頭發往一旁猛扯,伴隨他的用力,里面終于漏出此人的大半個身子,包括他上半身的裝束。

    那是一位長滿胡須,頭發奇長無比,指甲卷成一圈一圈的“人”,之所以稱他為人,則是因為這家伙的腹部上下起伏,證明了他在呼吸。

    “權杖是當時族群里身份很高的人才能擁有的東西,你看這人,他的手里始終握著這樣一件東西,其身份在當時看來應該是極其尊貴的,他穿的一身麻衣也可以看出情況,這應該是當時最好的織品了。”

    華老的話剛一說完,胖子鼻子一癢癢,張開大嘴忍不住要打哈欠,華老嚇的一把過去捂住胖子的嘴。

    可胖子那一身肉都這么壯碩,打個噴嚏又豈會是常人那樣的小打小鬧,被憋著胖子的臉越來越紅,山洪終于在瞬間爆發。

    “阿嚏!”

    華老惡心的伸回手,手掌里沾滿了胖子的鼻涕,胖子有些不好意思,正待說些別的,但已經來不及了!

    石盒里坐著的人尸身上,那一身樸素的衣飾突然間變成極其細小的顆粒,充斥在眾人的光線下,僅僅一秒鐘時間,全部分崩瓦解。

    那條權杖地步的木把直接化作灰塵,只剩下上面那塊石質權杖“咣當”一聲掉進大石盒當中,發出悶響。

    華老黑著臉,看向胖子:“你盜墓發墓,難道不知道這些東西歷經千年徒有其表,敗絮其內的常識嗎?里面的東西因為數千年來的靜止,雖然依舊保持其外在形狀,但內部早已枯朽,哪怕一股小小的風破壞平衡,都會使一件珍品就此報廢。”

    胖子滿臉賠笑:“嘿嘿,失誤,失誤;天有打雷閃電,人有放屁出恭,同樣在所難免嘛,哈哈。”

    眼見胖子打著哈哈,華老氣氛的抬起手準備抓撓頭發,再一抬手看到一手的鼻涕頓顯鄙夷,就連最后一點探究的心情都給他毀了。

    老頭沉聲道:“給我把他抬出來,再做具體研究!”

    “您就擎好兒吧。”剛才把華老一番得罪胖子知道學乖了,跟魚鷹兩人搭手,就準備把里面的東西抬起來。

    但他這時額外嘟囔了句:“按理來說,以我發墓的經驗,現在才是最容易出問題的時候。”

    有時候烏鴉嘴真是一說就靈的,胖子的話剛一完畢,華老眉頭一皺,胡老道突然喊停,魚鷹跟胖子伸回手,把目光都投降了胡老道。

    胡老道抓著下巴,憂心忡忡的說道:“我現在才回過神來,咱們一直都太大意了,這樣一處絕密的機關怎么可能除了祭圖就不設別的防御?先別動,此事還得從長計議。”

    華老似乎有話要說,但已經輪不到他說話了,眾人一直忽略了的墓室里,突然間傳來一聲微弱,但卻極其有力的聲音。

    就像一個喉嚨嘶啞了的人,嗓子呼呼的發出那種粗糙的漏風聲音。但瞬間這整個祭臺里氣息一冷,聲音聽著極其陰森,只把所有人都嚇的一驚。

    “嘶”

    聲音的位置似乎在最中央,胡老道小心不讓自己觸碰到周圍那森森白骨,拿手電筒往中間一照,他們現在的位置正在這八個石盒之中東北位置的石盒處,八個石盒從八個方位圍住整個祭壇,在正中間有一個黑漆漆的坑洞,那上面給人的感覺,似乎少了一樣東西。

    胖子也奇怪,指著中間道:“按照墓葬布置,中間那坑的位置應該有個什么東西壓陣才對,這里怎么沒有?”

    華老跟住胖子的話就接道:“有,上次他們一部分人從西邊開了個洞,然后拉走了一個東西,那東西現在放在省博物館,原本就放在這塊石臺上。”

    只是華老說這話的時候心有余悸,胖子很不解。

    一邊站的胡老道自然知道華老說的東西,那是自己親自用諸多符咒鎮壓的,當晚要不是考古隊挖出這東西,又怎么會集體遭襲?

    可根本不等他們再想許多,地底突然傳來一陣微弱的晃動,眾人只覺得腳下顛簸,身體有點立不住了,仿佛腳底下有個什么東西在翻滾作亂一樣。

    祭臺四面的白骨不斷搖晃,甚至垮塌掉大半,但卻并沒有腐朽化為骨粉的意思,數千年來依舊奇硬。

    在眾人奇異的目光當中,八個石盒圍繞的正中祭臺上,那個黑坑突然發生變故,被一個沉重的物體從里面撞破,那東西從黑坑底下緩緩升起來,粗略的模樣看著極像一副棺材的造型。

    石棺通體黢黑,不知是何材質,光線照在上面竟不反光,眾人只能勉強看清。

    “砰”

    棺材突然動了一下,陣陣陰森森的煙氣從棺內溢出,漆黑無比。

    再一看胡老道他們眾人的面相,早已經沉重無比。

    誰都沒想到這下面竟隱藏了這樣一個東西,胡老道心里明白,單是從棺材里那陣如此濃郁的黑煙掂量,便知道其中的東西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黑霧一點點顫抖,那種恐怖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仿佛一個沉睡中的人被突然吵醒。當有人驚醒了他的美夢,那后面的結果肯定是不會太好的。</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