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27.第二十七章 人尸搏斗(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27.第二十七章 人尸搏斗

    一見外面那猛烈聲音,我心頭一凝,差些失了方寸。

    誰知道竟在這時候出了這么檔子事,到頭來依舊沒能阻止尸群到來。腳下老尸張牙舞爪的嚎叫,眼看要再蹦起來,而門外的動靜已經越來越劇烈。

    來不及了!

    我木劍狠狠刺進老尸天靈,這一刻的我當真心頭一驚。倘若那些玩意兒沖進來,又有老尸作祟,我根本撐不過今晚,當看到桃木劍刺進尸腦天靈蓋接近半尺,我緊張的心終于放下來些。

    “砰”

    卻突然之間,陰風大盛!

    外面梯道的門被數雙利爪拆開,那里面一個猙獰面孔張開獠牙一聲厲吼,仿佛十分不滿似的將大門拆下來朝我直扔過來。

    那門被他一扔,呼呼呼的夾雜著風聲一路猛進,眨眼到了跟前,而手中木劍此刻尚未完全刺進去。

    我有些急了,老尸突然吃痛崩跳起來,一頭猛撞天花板。此刻我趁機一避,只聽見那門轟隆一聲,在對面墻壁上留下一道龐大裂紋與數個坑洞,整個墻上瓷磚裂開,門被砸的變形。

    好家伙!我這是根本低估了這些家伙的能力了,一只尸的力量竟如此強大,怪不得錄像里那些前輩如此不堪。

    老尸朝天花板撞去,又是“砰”的一聲,那木劍應聲而斷,外面幾道嘶啞聲音如同風燭殘年、將要斷氣的老者,瘦弱無力但氣勢無比恐怖般的猛沖過來。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筆,萬鬼伏藏!”我應聲結純陽道指,對準門邊的四尊神像屈指一彈,屋內那股陰森森的風氣突然退去。

    “嗷!”

    老尸剎那間發力,朝我猛地一撲,眼看速度之快已經無法躲避,情急之間,我身體一退一柄桃木短劍狠刺它眉心,剎那間尸體被我鎮住。

    喘著粗氣我已經累到極點。并不是身體上的累,剛才那一切看起來只是短短幾秒鐘,但真正完成起來耗費的精神早已經令人不堪重負,再看看被四神像法陣攔在外頭的群尸,原本剛松了口氣,又被我重重的提起。

    一旁的吳教授早就呆住了,站在遠處張大了嘴巴,我急的朝他一喊:“教授,您快進去,等我解決完了再出來。”

    吳教授臉上的懼怕我看在眼里,但他眼神異常堅定,老教授猛搖頭道:“不行,你是我請來的,老胡跟我是老朋友,救過我的命,今天要死我得跟你死,無論如何都得來幫你。”

    我心想吳教授怎么這么不聽勸吶?就算我整不過但逃出去的心思還是有的,畢竟現在老尸已經被定住,而門外剩下的尸體一共六具,也算是上天眷顧我。

    但吳教授說什么也不走,我無可奈何的同時卻也覺得感動,吳教授堅決擺手道:“我一個人遭老頭子這輩子沒搞清鎖龍臺發生的事,死就死了,但絕不能丟下你不管。”

    我重重點頭,突然感覺心里少了絲恐懼,一股沖勁兒直接從心里竄出來。

    我沖吳教授喊:“你去我房間找那塊雷劈木大印,鋪底下有朱砂,用大印蘸滿朱砂替我拿過來。”

    我的話剛一說完,道道陰風突然竄進屋內,四處游走。房間里的燈光一時間忽明忽暗,風吹的遠處那些古籍字畫嘩啦啦不斷抖動,整個屋中被那種陰煞寒氣完全占據。

    便在這時,耳邊一聲巨響!

    只聽得轟隆一聲,四神像砰然炸開,陣法瞬間被破。

    吳教授正朝屋內鉆去,兩條尸靈活的跟了上去。我這一急,忙翻身回法壇,手抓兩桿七星令箭,腳踏罡步,大喝一聲:“此箭非凡箭,太上祖師箭,一敕清余孽,二敕鬼神驚,三敕妖魔鬼怪走無蹤!”

    兩只令被我恨恨扔出去,就像兩條火箭一樣,遇見陰氣的令箭本能散發出陽氣,噗嗤一聲,便像是滾燙的烙鐵入水一樣,激起一陣陰陽不容的滋滋聲響。

    “嗷……”

    兩條尸各自痛嚎,身體抖動間仿佛承受著無盡痛苦,耳邊這時響起那只推磨家伙的聲音:“糟糕,這小子竟有準備,尸群來的太少,我得助他們一助。”

    他的自言自語哪里能瞞得過我?

    狗曰的!此刻的我內心深處火冒三丈,加上吳教授剛才那番話的感動,那股子沖勁兒真是直的沒法說。

    我猛一咬牙心想:若不是你個混賬東西,老子今晚咋能這么驚險刺激!

    一把抓起法壇上的六十四顆金錢劍,攝魂鈴左搖三遍,右搖三遍,我抓起一張符點燃,一聲大喝:”一請上清,二請玉清,三請太清,清微顯化驅魔行圣急急如律令!“

    劍指對準那個方向猛然間一甩,金錢劍上金光大盛,突然疾飛而出,但聽”砰轟“一聲,在磨盤前方的空氣中炸響開來,一聲慘嚎伴隨地上點點殷紅血跡灑落在地。

    慌亂之間我看到一個身體裹在霧氣中的影子,但那東西僅僅一晃便又隱去。我正要追,突然頭上的燈被什么東西砸碎整個房間里一下黑了起來……

    猛然間這一黑有些突兀,令我在原地猛扎幾下眼睛。

    越是漆黑的地方,燈光越是最重要的因素,可現在的情況整個房間燈光一暗就真的暗下去了。

    索性墻壁上有幾條熒光帶,不遠處幾條閑置的夜光展柜放在一邊,藍幽幽的光芒算是能勉強看見地下。

    吳教授便在這時候走出來,他剛一到那些尸便猛撲上去,我站在法壇上劍指令符,往出一甩,打的那條尸慘嚎一聲,吳教授趁機跑過來。

    我急忙問:”教授,印蘸了朱砂沒?“

    ”我都蘸了,連朱砂盒子都給你抱來了。“

    吳教授剛說完,后面的東西全都過來了,我不知道為什么這六條尸不往磨盤上靠近,卻專撲活人,甚至是一個勁兒的針對我。

    回頭看了眼磨盤的位置我便明白了,磨盤依舊在轉,雖然沒剛才速度快,但結果已經很清楚,暗中推磨的那東西根本沒停下來。

    地下倉庫的房間里惡臭無比,這種臭味正是暗中推磨的東西受傷之后傳來的味道,令我更加容易追蹤。

    我急忙對吳教授說:”教授,我掩護你,趕緊抹尸油,你快進屋。“

    吳教授搖頭:”你跟我一起進去,不然我不干。“

    我真有種想把這老頭子打暈扔進去的感覺,好意歸好意,但他現在幫不上忙,我站在外頭因為他而分心,這樣根本就是大忌。

    我突然靈機一動,告訴他:”教授,你趕緊進去幫我看住,你那房間東南角是陽氣最重的地方,每隔十五分鐘看一次,要是那地方有水滲出來一定告訴我,極其重要。“

    我隨口一說,聽在吳教授耳朵里就成了大事,他也知道不能多問,趕緊就回房間。

    眼看他轉身回到房間,我用紙蘸上尸油在他門上一邊抹一邊閃躲,其實我是想抹上一身尸油跟這些家伙斗的,這樣他們就感受不到我的存在。

    但這種東西實在太過于惡心,而我也覺得自己還需要歷練,若無意外我是絕對不這么做的。

    向后猛退幾步,我舉起桃木大印,雷劈木本是妖邪克星,這塊大印通體用雷劈木樹心制成,蘸了朱砂更是威力不小。

    一條尸影猛撲過來,其他五具尸徹底發狂起來,全部朝我而來。我當下心涼,向左一閃,靠墻的那一刻猛地借助墻壁推力跳起,躲過那道攻擊,順勢一印磕在這條尸天靈蓋上。

    這東西暫時被鎮住,頭上位置不斷冒著青煙、流膿,惡臭味道隨即傳來。

    后面另外兩條尸便在此刻撲過來,他們犀利指甲直戳我脖子,我拿桃木大印一檔,對準另一條尸猛踹一腳,當即只覺得雙腳像是踹上鋼板,反震的力道令腿骨咯吱一聲,差點斷掉。

    而那條尸只是身體輕微后仰,瞬間再次站直露出兇光。

    ”吼!“

    即便再如何小心還是掛彩了,腿上的疼痛令我站立不穩,隨即十根閃著幽光的犀利指甲朝我脖子猛掐過來,我下意識的一翻身,躲過的那一刻還是遲了,脖子上直接被指甲割了道口子,還好并不深。

    但后面的情況瞬間轉變,六條尸輪番撲來,這些家伙竟然極其聰明,分開把我合圍起來,僵直的手臂前端那烏黑錚亮的指甲猶如刀片,幾乎一起朝我猛沖而過。

    這一刻我真有一種后悔的感覺,后悔管這趟閑事,后悔再過問鎖龍臺的一切。難道自己就這么玩兒完了?

    那六雙明晃晃、指甲奇長、干瘦恐怖的手臂分明就是索命的刑具,手里托著一方大印,可距離法壇那么遠,陣法布在四方墻角穩住煞氣,現在我根本無計可施。

    ”吼“

    道道尸吼夾雜著陰風,這一刻那暗中推磨的東西仿佛又開始笑起來,笑聲里充滿了痛恨、譏笑、謾罵、痛苦甚至還有……一絲復仇的快意。

    而那些犀利指甲一點點靠近,我手足無措,脖子上的傷口處鮮血流淌下來,感覺很難受,甚至陰風絲絲吹來,總感覺在順傷口往脖子里鉆。

    而恰在此時,原本被木劍刺住眉心的老尸,竟渾身顫抖,睜開了雙目……</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