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7.第六十章 詭火(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7.第六十章 詭火

    良久,黃隊問:”龍王囑咐我,任何大事件都由你全權負責,作為這次的行動顧問,窟窿,你怎么看徐隊他們?“

    冰窟窿搖頭:”他們所說只是片面之詞。“

    我點點頭:”所以,我們兩個現在拿不定主意,你覺得怎么辦?“

    ”問題拋給龍王。“冰窟窿一句輕描淡寫的話,似乎也正是黃隊所期望的,而我則是樂得清閑,這種大事要是出問題肯定要擔責任,那責任誰來擔呢?

    我跟黃隊兩個小蝦米肯定沒那么大的肩膀,冰窟窿不想擔,那就只有扔給龍王。

    黃隊用自己那塊配發手表不斷在上面打著代碼,一直復刻了足足二十多分鐘,才把這串我們都不認識的東西發射出去,我問冰窟窿:”窟窿,你不是說自己直覺很準的嗎?這件事你覺得會怎樣?“

    冰窟窿想了想,說道:”直覺告訴我,跟他們合作。“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雖然我心里也有點這個意思,但冰窟窿他們畢竟代表的是我們這個組織,按道理來說他們不像我似的帶有個人感情因素,該集體反對才是,怎么就同意了?

    黃隊沒發表任何意見,就聽冰窟窿說道:”我感覺,有他們協同,會更容易。“

    隨后,冰窟窿又說:”但,他們的身份,難說。“

    黃隊點頭稱是:”的確,咱們組織負責西北地區及周邊神秘事件調查,是國家隸屬,這邊應該我們全權負責才對,他們怎么會冒出來?如果這樣,他們的組織又是國中認可的嗎?這就難說了。“

    黃隊這么一提點,我問:”你是說別的區域也有其他類似咱們的組織,歸國家隸屬嘍?如果這樣,他們有沒有可能來咱們地盤上搶任務?“

    ”這種事誰說的來,也不是沒這個可能性,畢竟以前我聽說過這種事情,各個地區在本地區主管事件,到別的地區可以協辦,因為這個,組織之間起沖突什么的似乎也常有,所以就得問龍王了。“

    但黃隊隨即補充道:”可也說不準是其他什么惡勢力,這種事很難說,還是等龍王的決策吧。“

    我點點頭,時間并不長,大概十幾分鐘之后,龍王的批復就到了,這家伙辦事速度果斷,回復只有兩個字:”同意。“

    ”龍王沒說那些人的身份,只是標注同意。“黃隊說完,我順帶問:”那這意思很簡單,之前下達的命令那些任務咱們必須原計劃完成,跟徐隊他們咱也就是暫時合作關系。“

    ”這個才是最復雜的,跟他們相處才要加倍小心。“黃隊說完,一拍我肩膀:”別忘了,咱們現在同一戰線,無論后面你師父的什么事情你都暫時別信,這里面疑點太多,畢竟現在不明不白的東西太多了。“

    我看冰窟窿也差不多這個意思,大概把懸崖那邊地勢畫出來講了會,跟他們去朝天觀。

    中午,勘探隊要回來煮飯,我們三個正式上門。

    徐隊似乎在意料之中,一見我們過來表現的很正式,其他像大陶小陶都表現的很熱情,但唯獨老姜蹲在一旁抽煙,那兩個年輕小伙坐在邊上冷眼旁觀,卻也不怎么說話。

    ”歡迎你們的加入,咱們作為暫時合作關系,雖然是暫時的,但更應該同心協力。“徐隊說著場面話,黃隊終于問道:”現在已經挑明,你既然知道我們組織,那我們是否也該得知和自己合作的是哪個小隊,好讓大家都心知肚明。“

    徐隊點頭:”我的隊員來自華豐、華云小組抽調,我作為臨時隊長,暫時配合,主要這個鎖龍臺跟我們調查的某起案件有牽連,所以這次才要走上一遭。“

    黃隊致以微笑:”原來是華中地區的朋友,你們算是比我們先來幾天,不知道對這邊的事情,又有多少了解了呢?“

    徐隊請我們進屋,雙方都坐下來,就像個小型的群眾會場一樣,老姜這時抻著臉,抽了口悶煙,嘆氣道:”嗨,我們得到消息,有一股勢力已經暗中滲透進來,昨天看見你們第一眼也曾懷疑過,幸好請示上級,看到他們傳來的資料,才確認你們身份。“

    冰窟窿點頭,問:”你們說有一股暗中勢力已經滲透進來?“

    ”有,那些人就是從華中地區過來的,我們這才緊追而至,我們現在到這邊五天,實際上那些家伙跟咱們差不多。“徐隊說著這些話,老姜順便補充道:”他們行蹤不定,但最后的目的跟我們一樣,所以,我們的任務是先合作,后內斗,畢竟這次的事情成了那就是大功,至于這個大功最后歸誰,咱們榮后再爭,也都放下成見咋樣?“

    我心說什么這個那個的,雖然聽的云山霧罩,但終究明白了一點,除了我們兩支小隊,我們還有一支隱藏在暗中的敵人,而最終目的也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捉住里面的禁忌,從而再將石盒內的東西全都扛回去。

    我們大致進行交流,但我們這邊的節奏全被黃隊掌控著,他告訴這些人實質上的東西并不多,但徐隊他們似乎是傾囊相授,把知道的東西都透露給了我們。

    ”中午在這里吃吧,我們假借勘探隊的名號在這邊駐扎,就是為找出暗中的勢力,只是連續幾天無果,今后咱們對外就說考古與勘探合作,等下我帶你們去看我們的具體計劃,也希望你們能給些參考意見。“

    這頓飯我們都吃的很融洽,大陶小陶時而插幾句嘴,老姜也有了笑容,那旁兩個小伙的臉也不再冷冰冰的了,等我們再上鎖龍臺,到了懸崖邊上,看著這陡峭的數百米崖口,黃隊和冰窟窿一觀四周山勢,都覺著奇怪。

    黃隊問:”這里往下有多深,你們這地方海拔充其量不到3000,這崖口往下怎么還有這么多云霧?“

    我說這地方向來如此啊,這崖口四面全部被云霧遮擋,朦朧一片看著很是迷蒙,輕易也沒人敢下去,倒是以前生活過的艱難,有些技藝嫻熟的老藥客隔上幾年爬一回懸崖,親自下去采藥,現在老藥客也都絕跡了。

    ”我們曾用繩子墜石頭,石頭放下去600米,繩盡了沒到底。“老姜說。

    我對這懸崖已經沒什么感覺了,畢竟是從小耳濡目染知道的東西,倒是黃隊先問道:”對了,晨子,你之前說關于這懸崖有個傳說,是什么,說出來聽聽。“

    我想起這事,昨晚跟黃隊在被窩里的確提起過,可我心想傳說不都是假的嗎?跟現在這真實的崖口有什么關系?

    ”傳說有時候可是有依據的,說不定對咱們弄清楚這地方云霧蔓延的原因也有極大幫助。“徐隊說完,忽然也沉思起來:”傳說那條緊急可以吞云吐霧,呼吸之間就會噴出大量水蒸霧氣,這里終年不散的云霧會不會是從地宮里……“

    徐隊還沒說完,老姜就打斷他說的話:”這里峭壁距地宮祭臺直線距離近300米,怎么可能?再說,真要有一條裂縫洞口,那家伙說不定早就逃出來了,再遠一點,周圍村落的人生活這么多年,總能聽見它的吼聲吧?“

    他們這么一說,我側耳傾聽,卻并未聽見任何聲音,只得講出那個傳說:”有幾位尚未過世的老藥客來踩過藥,最后都說這下面有個極大的洞,不過當時因為那洞里云霧繚繞的太陰森恐怖,沒人敢進去過,然后我們當地有個傳說,說這崖口名叫火神崖,崖下有個仙人洞府,說是明朝就有個人落下去掉進洞,意外鑿破石皮得到三本無字天書,修煉成了火神,每隔幾年這里都會起火,只要一起火,那火勢蔓延都會燒壞大批林木,所以這懸崖下面也是根本沒有樹木的。“

    ”那準嗎?我不信。“大陶的劣性脾氣一上來,老姜瞪了他一眼,轉而問:”你們有人下過底嗎?“

    ”這么深,怎么敢下底,不過以前總有山里人把大石頭從這崖上扔下去聽動靜。“

    我繼續跟他們說:”但這些人把石頭扔下去,底下根本就沒聲音了,許久過去,人們豎耳傾聽,根本聽不見半點聲音,旁人都說下面是個死埡口,意思就是下面以前死過很多人,因為我們當地有個說法,很多死去的尸體無法入土為安,當上面有東西掉下來,就會拼命爭搶,蓋在自己身上當做墳墓,所以秦嶺里又有個傳說叫尸壘墳,自己給自己接石頭壘墳,直到把自己尸骨掩埋下來。“

    ”的確有洞。“冰窟窿這時說道。

    ”你怎么確定?“老姜隨即一問,冰窟窿當即就說:”直覺。“

    ”然后呢?“我一瞥這家伙,冰窟窿搖頭:”我不知道,想不起來了。“

    徐隊說道:”既然有洞,那些煙霧又大多從洞中而來,聯想到那東西會吞云吐霧,這洞是不是真的直通其中呢?“

    我們所有人都說不上來,老姜直接叫小陶:”你身手利索,要真有個洞,你下去探探。“

    小陶看了看底下這幾乎垂直的峭壁,咬了咬牙,帶了根繩子固定好,說:”姜爺,你放心,真有個洞,看咱給你探進去,說不定還能抓幾綹龍毛出來呢。“

    老姜把煙槍往地上一磕,笑罵道:”傻球曰地,那叫龍鱗。“

    大家都被小陶這一鬧搞的眉開眼笑的,徐隊叮嚀道:”還是小心。“

    ”放心吧!“小陶呲出一嘴白牙,沖我們打了個手勢,就往下走。

    這家伙真不愧是身手好,不過六七分鐘時間,我們眼看他下去十幾米就被云霧遮住看不見人影,可他硬是在幾乎垂直的峭壁上一直往下,我們看不清,只見到繩子在一點一點晃。

    ”有!有!有啊!“底下突然傳來小陶的聲音,老姜雙手捂在嘴上,大聲把聲音直送往崖下:”拍個視頻,送上來。“

    ”好!“小陶剛答應下來,突然”啊“的一聲慘叫突至,恐怖的聲音直從下傳上,音如裂帛!

    那聲音痛徹心扉,仿佛他正在承受無邊的痛苦。

    老姜驚而大叫:”小陶,小陶!“

    他正還在大叫,卻見小陶垂下去的繩子上一道純藍色火焰突然如風般直竄,眨眼就到了跟前。

    天吶,這股火焰快的離譜,簡直像是坐了火箭了!</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