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11.第六十四章 龍吸(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11.第六十四章 龍吸

    那是一雙奇大的眼睛,遠遠看去,按照比例,每一顆都似籃球般大小的眼睛。

    我忽然想起老孔日記里的記錄,在那其中他們也看到了一雙眼睛,籃球大小,整體通紅,散發出恐怖的威壓,仿佛是位于上層的神漠視著匍匐在地、跪求寬恕而祈禱著的人們那樣。

    突然真正看到這樣一雙眼,我竟生出一種自己異常渺小的感覺,仿佛,在那雙眼睛的主人所看來,我們的渺小簡直不值一提。

    老姜他們早已經瞪大了雙目,即便徐隊他們久經風浪,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瞠目結舌,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此刻的眾人仿佛已經忘記了隱藏中的危險,內心的狂熱早已令他們忽視了那條未知生物的恐怖強悍,我們心里多么希望冰窟窿能夠一直向前走,到達那里,讓我們看到那雙眼睛的主人,它究竟是什么樣子的?

    再看冰窟窿,他并未被那恐怖的東西嚇到,竟然還在向里深入,洞內似乎潮濕了很多,冰窟窿的針孔攝像頭上逐漸蒙上了一層水漬,電腦前的畫面像是捂上了層塑料膜,看起來有些渾濁。

    忽地,紅光消失了,那雙眼睛忽然一轉,似乎把頭別向了另一方,我們登時聽到一聲威嚴的聲音,仿佛好像九天上的龍吟,那聲音很細微,但難掩其中惱怒的氣息,聲音從電腦音響里傳出,清晰無比的傳進眾人耳中,陡然地,一聲清冽脆鳴打破了整個氣氛的平衡,這聲音一出,我們都替冰窟窿出了一身冷汗。

    畢方出動了!

    那聲清冽鳴叫配合一道藍綠相間的奇快身影,在漆黑的空間里猶如一道離弦之箭,只一眨眼,便要到了冰窟窿面前,這其中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咂舌。

    畫面突然開始反轉,一瞬間電腦上傳回的畫面上天旋地轉,冰窟窿正在洞里進行搏斗,他速度極快,看得出來整個人在洞里快速移動,時而畫面竟然顛倒過來,甚至能看見畢方藍幽幽的火苗擦著攝像頭而過,可見冰窟窿所承受的危險之重,倘若是換個人,只怕早被燒成一地骨灰了。

    冰窟窿不斷閃避著,快速往出口方向跑,他這一跑,還不忘打開光不斷照射著四面情況,但畫面反轉太快,冰窟窿處于快速移動之中,我們很難看清楚。

    只聽見一聲脆鳴而來,藍色火焰直噴成一道火蛇,冰窟窿竟叫了一聲,整個人似乎躲的很吃力。

    繼而洞內畢方的鳴叫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尖銳,冰窟窿那邊似乎用什么東西猛拍了畢方一下,把這恐怖火禽打的一個踉蹌,那東西頓時就跟發了瘋似的,整個洞內都在回蕩它發出的尖銳叫聲。

    “甌甌!”

    伴隨一道沉悶聲,電光火石之間,我似乎聽見了冰窟窿蓋上瓦罐的聲音,不由得我們幾個人全都一喜,難道窟窿得手了?

    畫面終于在瞬息之后重新安定下來,耳邊傳來冰窟窿的聲音:“得手。”

    “哈哈哈!”老姜痛快的笑出了聲,他不住拍手稱贊:“這小哥不得了哇!我沒想到他看似柔弱的身子骨竟然這么能打,竟然徒手捉畢方。”

    徐隊點頭:“這畜牲,燒死我們兩名隊員,阻礙咱們任務停滯不前,總算把禍患給除了!”

    老姜聽到這里,眼神中略微有些暗淡,他身后那兩個年輕小伙子連忙安慰:“姜爺,大小陶會安息的,您老節哀,那火禽已經抓住,等小哥兒上來,咱們求他交給您處理。”

    老姜的眼角里閃爍著淚花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見,求我等下幫他說句話,我點了下頭,再看老姜這面相,當真是情感真摯,也動了惻隱之心。

    徐隊忙解釋道:“老姜跟我們共事二十多年,這輩子無兒無女也無牽無掛,他能看透一切,卻就是放不下這親人間的生死離別,本來就孤家寡人一個習慣了,可一旦有了這親情牽掛……”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再回頭去看屏幕,突然,身后那小伙子大叫道:“快看啊,那雙眼睛又睜開了!”

    我們趕緊就往屏幕上盯去,冰窟窿手上打著光,正一步一步往前走,順勢看著洞內的情況,雖然洞壁上的東西大多都被那晚吸入的火焰損毀,但仍然留有一些痕跡,冰窟窿正在仔細打量著這些東西。

    我心里想要提醒,冰窟窿這次卻忽然一轉頭,便看見背后那雙紅色刺目的眼。

    “嗷……”

    那是一聲暴怒的清吟聲,這聲音清亮無比,仿佛能穿透一切,聲音并不太大,但傳進耳朵,卻將我們眾人震的嗡嗡失聰,說不出的恍惚。

    自那洞中,由內而外,忽然開始發起一陣刺耳的聲音,就好像磁場干擾電波,形成的那種刺耳的呲呲聲,聲音瞬間仿佛在我們耳中掀起了場風暴,徐隊手快,先一步關掉聲音,不然只怕我們的耳朵會立即報廢掉。

    這種聲音我聽過,那正是里面的恐怖玩意兒要爆發出吸力時的前兆,可奇怪的是我們站在山崖上,冰窟窿就在崖下的洞內,可洞內的聲音我們居然聽不到!

    “畫面沒了!”老姜叫了句,我們登時一愣,下方的情境這下完全沒有了消息,近在咫尺,我們卻聽不見下方洞口的聲音,電腦徹底與冰窟窿失聯,看不見畫面,徐隊連忙又叫道:“打開聲音,打開聲音!”

    聲音被打開的一瞬,刺耳的呲呲聲令人差點把耳朵震掉,徐隊大聲吼道:“那款攝像頭可以抵抗很嚴重的電磁干擾,咱們看不見,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聽上面了。”

    我心里一個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完了完了!沒有人能從那股吸力當中逃得一命,即便冰窟窿再厲害也不行,那種力量根本就不是一個人所能抵御的了的。“

    我急了,急忙對準崖壁下大叫:”窟窿!冰窟窿,你他媽的給老子回來!你要聽得見給老子跑快點!“

    電腦音頻上頓傳來冰窟窿雙腳快速奔跑聲,但這聲音剛一出,瞬間就連聲音都完全斷了。

    徐隊最后嘆了口氣,露出個頹廢表情:”完了,徹底沒消息了……“

    這一刻仿佛整個崖壁都靜了,靜悄悄的一片,我甚至能聽見山風輕拂樹梢的聲音,甚至能清楚聽見自己的心跳。

    我心想:聲音呢?讓我聽到一點聲音吧,哪怕是一點,一點,也好讓我知道里面發生的事,冰窟窿到底怎么了?

    但令人極度不適的是,洞內那么大的動靜,外面卻依舊毫無所感!

    突地,崖壁前往下突然飄出來大片正在翻騰中的云霧,一股龐大的吸力瞬間從洞內透出,涌向四面八方,我們腳下的地面似乎在這一刻,都開始不穩起來。

    遠處崖壁之下被燒的漆黑的地面上,往日的土灰被吸出一層又一層,轉瞬間整個天空之中粉塵飄散,灰蒙蒙的一片直接遮住了湛藍的天,那些粉塵嘩啦啦一通在空中盤旋,自后逐漸變得越加漆黑恐怖,仿佛一大團黑色陰云降臨,堵住了整個崖壁下方,遮擋住天穹,我們面前飛沙走石的一片,完全不可見。

    我最后急切大喊起來:”窟窿,窟窿!“

    ”走吧,小哥完了,羅晨,小哥完了。“徐隊拉著我,幾個人正要抬我走。

    我無法接受這種突兀而來的離別,我們一起出生入死,雖然時間并不長,但滿滿的都是信任。上次我眼睜睜看著老姜失去自己兩個親外甥,當時心里就有些壓抑,可今天,這種生死離別的事卻又發生在我的隊友身上!

    我掙脫徐隊他們的阻撓,趴在崖上,看到逐漸越發濃厚的吸力,又一次大叫:”窟窿!窟窿!你個混賬,給老子死出來!“

    崖下忽然傳來一道清朗的聲音:”拉我!“

    我頓時心中又驚又喜,這是冰窟窿的聲音。

    徐隊他們覺得不可思議,全都圍上來幫忙,我們幾人一起把繩子往上來拉,徐隊他們更是用盡力氣,終于,天昏地暗之間冰窟窿被拉出來,我們所有人都欣喜而意外。

    ”是龍吸,快走……“

    冰窟窿臨走前把五房水土燒成的瓦罐密封起來,在稍遠的地方往地面上一放。吩咐我們把所有帶過來的鹽都灑在瓦罐四周圍,吩咐道:”誰都不準打開。“

    只說完這句話,他就昏過去了,老姜原本想弄來火禽畢方,殺掉替自己外甥們報仇,可冰窟窿臨昏睡前的這句話他卻極其信服,所有人頓時都不敢動。

    我們忙抬著冰窟窿向山下走,便見崖壁那方黑咕隆咚一片,整個天空上仿佛布滿了陰云,走在路上,我二爺一見我們這模樣,問道:”咋回事?“

    ”二爺,他被石頭砸暈了。“我趕忙挑了個理由,二爺吆喝道:”你們搞勘探也得小心里嘛,看那頭天暗地,趕快回去,小心下雨。“

    我們趕緊就往回去走,那陣黑云越來越厚,以極快的速度擴充,終于,大概十多分鐘后,忽地全部消失殆盡,我知道,那些東西肯定又被吸進了洞中。

    冰窟窿一直昏過去了一晚外加多半天,終于在第二天的中午醒來,整個村子里下了一場大雨,動靜極大,黃隊冒著雨把剩下的東西全都搬運了回來,聽到冰窟窿后面的舉動后,大吃了一驚。

    冰窟窿醒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鎖龍臺后方崖壁的位置,怔怔的說道:”感覺怎么不對了?“</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