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第三卷 山海迷蹤 民間山野奇談35.第一百四十七章 驚變到來的前夜(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35.第一百四十七章 驚變到來的前夜

    我們扎好帳篷,現在已經是凌晨五點多,毫無睡意,除了那個吳智深依舊呼呼大睡之外,其他人都醒來各自去忙各自的事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問黃隊在這死山深處能否聯系上組織上的人?最好是白丞丞,黃隊用那塊通信手表找到了龍王的美女秘書小悅,繼而找到了白丞丞。

    我找白丞丞的原因很簡單,當初在劉磨盤山之中的八面玲瓏局之中,我們意外獲得了辟地仙師高自定留下的那本手札,而那本手札當中描繪的東西幾乎全都是辟地仙師生前所遇到過的未知怪物,包括我所見過的哲那羅、以及之前碰到的赤水鬼,那里面都有較為詳細的記載。

    一直等忙活到日出時分,白丞丞那邊將整本書拍了一遍,通過手表把圖片傳了過來,我又讓秦圣拷貝到電腦,這才仔細看起來。

    這里面怪物眾多,一本冊子里單是這未知鬼怪便有七十余種,我全都掃了一眼,覺得這本書或許對于我們將來能有大用。

    吃過飯之后是例行昨天的事情,下午兩點多,今天的多云天氣致使水下能見度降低了不少,但我還是必須下去的,我們幾乎是在昨天下水的同一時間段下水,并且就連走的路徑都跟上一次的差不多。

    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秦圣跟冰窟窿故意離的我遠遠的,來之前秦圣便分析了,說這忽地既然有激流,那這水流每天是必定要循環的,說不定便是根據時間段變化,不出意外我這次能再被卷進去的幾率很高。

    而我根本沒想到,這次的幾率不是很高,他娘的簡直就是百分之百!

    我正在前面游走,忽然后背被人拍了一下,我一轉過身去,便看見水下一張高度腐爛、渾身一半內臟都露在外頭、長滿青苔的惡心赤水鬼瓷著一嘴森白的牙齒在對著我笑。

    你們見過鬼笑么?對了,大多數人終其一生幾乎見不到這東西的,即便能見到它們最多也只能看見這些東西詭異的笑,可我面前這條赤水鬼此刻笑的很是和善,給人一種很是別扭的感覺。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根本沒有任何猶豫,我就被這家伙往后猛地一推,忽然一股激流便到了,我被這股激流卷的整個人就跟要死了似的,頭昏腦漲之間差點失去意識。

    漸漸的不知過去了多久,跟上次的感覺一樣,我覺得水流在一點一點的變緩,直到又過去一會兒,整個眼睛都是黑的,我緩緩從這激流當中跳出來,手中的手電筒往前方一照。

    果然!

    這次我到達的位置就跟上一次的位置差不了多少,手電筒一照,那座水晶宮閃出耀眼的光芒,我便緊跟著游了進去。

    匾額上龍飛鳳舞三個大字,我再次輕輕推開那道沒有一點壓力的大門,在空蕩蕩的宮殿深處找了找,這里的東西都沒被動過,宮內也并沒有什么新的痕跡,但不同的是,里面的珠子卻已經擺好放在后面那張石桌上了。

    一樣的石桌,一樣的藍色雞蛋大小的晶體,但這次不是一顆,而是三顆。

    我覺得昨天玄武或許是在試探我,拿出的那一顆也是在賭,而今天它應該已經徹底信任我了,那么我便更不能讓它失望。

    我將三顆晶體全部裝好,一點一點退出來,在四面尋找,但足足過去好久,我并沒有找到玄武神鬼的身影,這四面都是光禿禿的石頭,上面一層薄薄的細沙,除此之外真是什么都沒有。

    而這時那股回去的激流終于來了,我忽然被這股激流卷走,就要往外面去,這時的我幾乎已經閉上了眼睛,可這股激流頓時便被一股強烈的水流從中打斷了!

    前方水中,我雖然看不見,但能感受到遠處一股劇烈的水壓正從我這邊而來,就好像金槍魚在水中吐出的一道水箭,直接將我擊飛出去,使我腹部疼的直接一口血噴進了呼吸器上。

    遠遠的,就在那前方黑暗之中,我忽然看到兩個苣大的燈籠放射出強烈的光芒,一閃一閃正從我這邊而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赫然回神,此刻已然目瞪口呆,這哪里是燈籠?分明是朝我沖過來的那家伙一對苣大的眼睛!

    單是一雙眼睛便如此苣大,那股水箭從幾百米外的湖底朝我噴過來,把即將卷走我的激流擊退,還能打的我噴一口血出去。

    我急了,可現在根本沒辦法,我思來想去,那股激流還未全部離開,我正要再一次嘗試進去,卻忽然間,遠處那龐大的家伙竟以極快的速度朝我游來。

    這次,我真的看清了!

    這東西是類似于海里的電鰻一般的東西,但它長著四只爪子,腦袋長得卻是個魚的腦袋,渾身裹帶著魚鱗,遠遠看去絲毫不下二三十米。

    我忽然醒悟,這不就是第一次我跟秦圣坐著充氣閥,突然在聲吶探測器上發現的那龐大的巨無霸嗎?

    我的個親娘啊,怎么這玩意兒偏偏跑到這里來了?

    這家伙張口,嘴里忽然凝聚出一種發光的東西,看著就跟電鰻準備發電似的,那東西在這怪物嘴里一閃一閃,就連湖底的黑暗都被這光芒照的一亮一暗,我知道不好,這肯定便是大招,挨上了只怕不死也殘。

    我一急,心說這玄武就在其中,何不出來救我?

    這一瞬,我心里默念了個掌心雷,然后右手忽然對準那條大魚而去,本來以我這點微薄道行用掌心符畫符用雷,或許勉強能打中惡鬼,直接在心里念咒用術道行還真沒達到那種境界。

    可不成想,我這一掌打過去竟然成功了!

    遠處那條本來沖我而來的龐然大物,忽然被我掌心雷集中,它嘴里正積聚的大招頃刻間被我打散,在其周圍片片血液竟然不斷飄飛,將周邊湖水染成了黑色。

    我一看不止有效,竟然如此有威力!單是這掌心雷的威力,估計就算胡老道身上的二百年道行估計都無法跟我相比吧。

    我這一樂,心中默念咒語,用了胡老道教我的大招,這一招就算現在以胡老道道行都不一定能用,可我心里默念咒語:“天地無極,乾坤借法,浩然正氣,萬法歸宗!”

    雙手在面前一抬,眼前的水中忽然化出八把渾身閃著金光的法劍,我用書上寫的法門用手一令法劍,畫了個圈,頓時這八把法劍翻了八倍,直接化作六十四把,此刻把龐大大物惱怒無比,已經朝我沖來。

    “轟隆!”

    我面前的水中到處都是漆黑如墨汁一般的那種怪物的血,那怪物被我一擊打的在水中一個踉蹌,轉身就跑,我知道不能趁機放過這東西,雖然不知道自己身上怎么憑空有了這種本事,但肯定要乘勝追擊才好。

    可便在這時,那股激流卻要消失了,眼見不成,我只得先一步回到那激流當中,被這股余力席卷著往岸上而去,畢竟那怪物速度太快我很難追上,而且我不確定這周邊是否還有其它這樣的怪物。

    迷迷糊糊當中,不知道過去多久,我覺得自己很難受,因為噴出的血堵住了呼吸器,有時候甚至差點窒息死掉,直過去我感覺至少兩天,我終于浮出了水面。

    黃隊他們早趕在這個位置先一步把我拉了出來,而我已經沒了知覺,我的手死死攥著腰間,因為那里有三顆禁忌留下的壓縮法力,不容有失……

    直到晚上八點多,我才緩緩轉醒,黃隊吆喝了一聲我醒了,秦圣說道:“他是吐了血,加上呼吸器被堵住的陣陣缺氧窒息以及五臟輕微移位,造成的昏迷,得,你在水下究竟發生了什么?竟然差點掛在下面?”

    我白了這混蛋一眼,張嘴喝了口水,把一喉嚨的淤血全部吐出來,直過去好一會兒,才把自己在水下的經歷說了出來,直聽到這里秦圣才變了顏色,而冰窟窿則是開始皺著眉。

    “真沒想到,探測器上查到的那種恐怖東西竟然讓你遇見了,我有個猜想,或許這種龐然大物正是控制這黑冰大峽谷之中生物食物鏈的東西,說不定也正是玄武的死敵。”

    我看冰窟窿臉色不好,頓時也覺得這有極大的可能,冰窟窿說:“你的法力來自它的壓縮法力球。”

    我看了看手中剩下的這三枚,昨天吃了一枚我就這么生猛,現在再把這三顆全吃了,那我還不得上天去?

    沒等我再干別的,冰窟窿抓過這玩意兒又要給我塞進嘴里,我急忙擺手:“得得得,這次不麻煩您老人家,我自己來。”

    我拿起這三枚雞蛋大小的玩意兒,說真的,到了這會兒我卻不知道該怎么吞了。

    我勉強把一顆塞進嘴里,整個嘴可就塞滿了,這玩意兒無論如何我都咽不下去啊!

    我苦著臉,可一旁冰窟窿就跟沒事兒人似的,兩根指頭往我嘴里一戳,直接入喉,又將其余兩顆以極快的手法全塞進去,對準我天靈蓋上猛地一掌拍下去,我只覺得腦袋里嗡嗡嗡的響,可喉嚨的位置咕咚一聲,竟然全都咽下去了。

    我眼淚鼻涕不受控制的往出來流,簡直太難受了,女人生孩子也不過如此吧?

    等我緩過勁兒來,冰窟窿對我說:“還有五顆,現在你的法力斗得過千年老妖,好好利用,但最后關鍵時刻你肯定得還給它。”

    我點點頭:“那還是斗不過螣蛇,不然我直接把它秒了,不就啥事兒都沒有了嗎?”

    秦圣翻了個白眼,叫道:“窟窿哥,走,進去休息,順便商量個事兒。”

    沒成想,冰窟窿這一晚就坐在外頭,哪里也不去,任著潮風將自己吹的渾身都濕透,他說:“不用商量,今晚可能就要來了。”

    我不由問道:“什么要來了?”</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