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穹頂之上 > 145.劫后重見(作者:人間武庫)
穹頂之上

《穹頂之上》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145.劫后重見

    “他是被圍殺的……?”

    谷口外的援軍里有人跟身邊人開口,神情有些茫然,疑問的語氣一直到最后才被生硬地轉折出來。看.毛.線.中.文.網

    因為他們本身都清楚知道這件事,也正是因此才趕來的,按說根本不需要問。

    可是眼前的一幕……這一幕所代表的剛剛發生的事情,歷史上可以與之對比的蔚藍個人事件,大概并不會太多。

    所以疑問是自然生出來的,但是眼前的這條峽谷又清楚地告訴他們,是的,這里剛發生了一場精心設計的圍殺。

    此時,韓青禹的左手刀,已經收在肩頭了,右手死鐵直刀還在手里,血跡從刀身覆蓋到手腕,然后手臂,最后是幾乎整件唯一目擊軍團作戰服,那上面有敵人的血,也有他自己的血……他的身上一眼可見多處傷口,胸口插著一柄短刀。

    有些艱難的,在所有人的視線里,那個腳步踉蹌的身影開始從峽谷中往外走來。

    伴隨著腳步行進,在他身后逐漸展開:

    是兩面幽深黑冷,數百米高的石壁,

    再是被山壁堵死的峽谷另一端,那處他開始與百人決死的地方,

    然后還有他背后延伸,后半段峽谷路上,滿路的尸體。

    站在外面的人試著去想象韓青禹之前的每一步,他是怎么從峽谷那頭的死地里邁出來的,可惜并不能完全想象出來。

    而那些在現場目睹過的,也是現在還在峽谷兩邊待著的洗刷派和自保派的人,他們此刻都在逃避那段畫面,以及面前那個虛弱前行的身影。

    為什么不試著去殺他?

    試了啊,誰說沒試的?

    天知道他們多少次以為機會到了,可以殺,又多少人上去試過……去試過的人,現在不已經都躺在他身后了嘛。看.毛.線.中.文.網

    “欸他……他怎么又回頭了啊?”

    在一片驚慌退縮中,韓青禹突然轉回頭,走到后半段,從地上撿起兩塊金屬塊,仔細看了看,揣進兜里,然后安心的笑起來了。

    兩塊金屬塊,站到最后的人全部拿走,袁慶自己說的……他現在應該不會反對韓青禹拿走了。

    他已經死了。

    “青子啊。”

    等到距離近了些,溫繼飛木木地喊了一聲,盡量用以前在學校時候的語氣,但還是不太自然。

    韓青禹有些干裂的嘴唇咧開,笑一下,“誒。”

    “不會死吧?”后續這一問的聲音有些發虛。

    “不會”,韓青禹搖頭說,“就是餓,想吃米飯。”

    餓嗎?想的是米飯啊。

    當場聽得懂的人,比如兩支華系亞小隊的戰友,都笑起來,聽不懂的剛開始互相詢問,笑的人已經笑著笑著莫名紅了眼眶,偏過頭掩飾。

    “對了,他到底叫做什么?”有老外突然問。

    這么問倒不是說真的不知道不記得,而是因為韓青禹的名字對于老外來說,發音實在有點太困難,太繞口了,就連會中文的尹菜心在那次道謝過后都選擇干脆省事,一直叫他先生。

    “青。”另一個老外開口解答,發音時愣是把“qing”,發成了一個不倫不類的第四聲。

    “King?哦。”那位認真點了點頭,記下了。

    …………

    其實同樣十分虛弱的沈宜秀和尹菜心,沒忍住往前迎了一段路,因為韓青禹看起來隨時可能倒下去。

    一直走到面前了,也伸手了,才尷尬不知道怎么去攙扶。

    韓青禹看出來了,搖了搖頭說:“不用的。”

    然后他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兩個姑娘,她們……也一身是傷啊。

    所以就算是死鐵直人,有一些情緒,比如劫后重見的某些情不自禁,其實也都是自然出現而不需要思考的。

    當尹菜心有些瘦削的身影整個落在眼里,染血的作戰服和紅著的眼眶落在眼里,韓青禹走近些,看到她被自己咬破的嘴唇,還有臉上星點的血跡和泥土,皮膚像被一場暴烈的風沙吹過,有好些細微的傷口。

    幾乎完全自然地,韓青禹抬手,托了一下她的臉頰,說:“辛苦了……那個,無敵風火輪,是往前卷的吧?”

    尹菜心抬頭笑起來,用力地點頭,“一直都往前。”

    “好厲害啊。”

    韓青禹笑一下。

    接著轉身沈宜秀,看著憋了好一會兒,才問出來:“鐵妞,你沒壞吧?”

    什么叫沒壞吧?沈宜秀氣死了,抬手想像平常那樣給他一下,看了看,卻沒有一處忍心下拳頭。

    “我沒事…你呢?”她說。

    “還行,就是其實真走不太動了”,韓青禹小聲說,“你們也不知道早點過來扶,就站那看。”

    沈宜秀笑一下,跟著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眉頭一緊,說:“對了,我們突出去的時候,最后出來兩個帶面罩的人……”

    “噓。”在這里直接去質疑和追查這件事,基本就等于自尋死路,韓青禹連忙伸手捂她嘴巴,鐵片“砰”。

    第二次了,第二次捂嘴。

    不過這次,銹妹倒是沒直接打掉韓青禹的手,無奈讓他捂著,氣鼓鼓說:“捂不到啦,我……氣死,以后說噓就好。”

    “對哦。”韓青禹訕訕地收回手。

    沈宜秀看他一眼,走過來,站到他身側&扭頭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韓青禹上手搭住,然后三個人一起往外走。

    “對了,你真的比我強?以前真是讓著我的?”沈宜秀突然小聲問,似乎很在意的樣子。

    韓青禹搖頭,虛弱地笑一下,“以前是真的打不過,現在……現在應該差不太多了,但是剛剛那會兒,真的是我強。”

    “嗯?”沈宜秀被他這個實力波動弄得一臉茫然。

    “回頭再跟你解釋。”韓青禹說。

    他說的是事實,金屬塊吸收的能量溢出,韓青禹猜測那是和軍團長遲暮一刀類似的生命化的源能。

    可惜暫時他還無法主動調用這部分能量,也有點害怕調動它。

    如果遇到沒辦法的情況,一定要用的話,他大概就只能嘗試在短時間內連嗑兩塊金屬塊,試試看是否還會出現這種效果。

    到谷口了,銹妹主動走到一旁,換溫繼飛上來給韓青禹當支架。

    “站不住啊?”溫繼飛看著問。

    韓青禹:“嗯,心痛得站不住。”

    “為什么?”

    “這么多人跑來給咱幫忙,我肯定得說點什么吧?”韓青禹小聲說:“然后這一路,大家都是開著立體裝置來的,源能……”

    說著扭頭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峽谷,韓青禹繼續道:“我想大方敞亮一下,可是一想就心疼的不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