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穹頂之上 > 350.將功鋪路 下(作者:人間武庫)
穹頂之上

《穹頂之上》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350.將功鋪路 下

    從第一支小隊出現,到一支又一支小隊趕到,前方去路陸陸續續匯集起來了200多人的精銳隊伍。www.dkkrdn.live

    他們原本都是在喜朗峰主峰戰場參戰。或早或晚,幾乎全都是在這一天一夜時間內,才陸續從喜朗峰那邊過來報到的。

    這其中有的,本來只是在指揮部附近做暫時休整,等待后續命令,也作為臨時的防御中堅。而另有一部分,他們甚至不久前才剛落地,接到命令,直接從臨時機場方向堵過來。

    這里頭不可忽略的一點:阿方斯一家三代也是這次環喜朗峰戰場前線指揮團的核心成員。而這里,恰好是這次戰役的次級戰場,哪怕是指揮團的等級,也相對低不少。

    他們目前暫代的尼泊爾方面軍因為距離極近的關系,這次在次級戰場參戰的人數不少,分量也不輕。同時因為初代星耀蔚藍家族的影響力,他們在指揮團中的地位,更被無形拉高了很多。

    所以,以“遭遇突發襲擊”名義發出的緊急指令,直接就被下達到了執行部門。

    基層軍官們不得不立即去執行。但是,考慮事件對象和相關傳言,他們在最終的指令措辭上,花費了很大的糾結。

    最后定下來,不是戰場嘩變,不是截殺,不是搜捕,甚至不是阻截……而是一個很克制的用詞:阻止。

    這一指令一直到此時才明確傳達。意思:只要青少校不繼續前進就好了。

    …………

    路面上被反復踩踏的草葉低伏著,露在表面的沙石同時映著月光、晨光。

    天空比之剛才更明亮了一些,也許再一會兒,朝霞就會出現了。

    韓青禹四人停住后就站在那里,面對前方去路上熟悉的陌生的蔚藍精銳戰士們,暫時保持著沉默。

    韓青禹沒有把刀收起來。

    握刀的手因為憋屈和憤怒而攥握得很緊。如果面前是敵人,哪怕再多人,再強大,他都會一往無前的殺過去,哪怕戰死當場。可是,現在在那里的,幾乎都是最好的蔚藍戰士,是他不久前還在戰場上并肩的戰友、朋友。

    吳恤、銹妹和溫繼飛也沒收刀。

    因為他們也都一樣,無法甘心!

    “唰,嚓……嚓嚓嚓嚓嚓。”

    突然,連續不斷的收刀的響聲從對面200人隊伍的后方傳來。

    奇琴伊察小隊剛剛才趕到。個性剽悍甚至有些暴戾的墨西哥精銳小隊戰斗熱情高昂,一早彎刀出鞘,奔襲而來……結果到場后發現:對面站的人,竟然是hekg。

    整支小隊都懵掉了。

    旗幟戰爭當晚,環形陣地上,泛藍大尖集群沖擊……若不是因為面前這個人和他的藍色星光柱劍及時出現,他們小隊應該已經沒了。

    同是那一夜,這個人做到了他們可以想象和難以想象的,關于一個蔚藍英雄所能做到的一切。

    于是,副隊長伊桑收刀。隊長丹尼收刀。墨西哥奇琴伊察小隊全體隊員收刀。

    若不是因為指令和身邊這么多小隊的存在,他們大概會馬上接下去問hekg需不需要幫忙。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帶著滿腹的疑問和不滿,隊長丹尼說著蹩腳的英語朝旁問道。

    旁邊的一個小隊隊長向他搖頭,眼神跟他一樣茫然。

    不同于那些已經大概推知內情的小隊,他們剛來沒多久,什么狀況都不了解。

    這樣的小隊在這里至少占了一半。

    當場,有人轉頭,用英語簡單快速向丹尼和伊桑等人解釋矛盾的大概原因,包括1777的傷亡情況,還有那些流言。

    但是很快有另一個人走過來,打斷了他的陳述,用墨西哥人更熟悉的西班牙語,斬釘截鐵地說:

    “hekg戰場嘩變,沖擊前線指揮部意圖刺殺指揮官,已經在事實上形成叛亂。看1毛2線3中文網”

    丹尼聽完轉頭看向他的隊副伊桑。哪怕是在經歷了環形陣地上的那次危機后,這倆隊長副隊長依然互相不對付。

    “問我的意見嗎?”伊桑低頭掏了掏耳朵,抬頭用西班牙語說:“抱歉,我不是太懂西班牙語。”

    丹尼點頭,“我也是。”

    兩人終于有一次迅速取得了一致。相對而言,他們都一樣,更愿意相信前者。

    只不過就算這樣,他們也不能直接站到那一邊去,不能離開這里。因為這是軍令,而他們是軍人。

    憂慮而焦急的目光投向不遠處的那個身影。丹尼張了張嘴又閉住,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說什么。

    “嚓!我永遠不相信他會叛變。更永遠不會向他揮刀。”

    委內瑞拉梅里達小隊,名為斯特凡妮亞的女隊員收刀。

    她并不是隊長,但她是這個國家目前唯一的s級,因為還在成長中,被當作珍寶呵護著。就在不久前,她曾差點和整個小隊一起,被埋葬在雪峰上。

    下一刻,梅里達小隊所有人收刀。

    “我也不愿向他動手,只是如果他執意沖過來,我們……”小隊隊長嘀咕了一句。

    眼前一面是人情,一面是軍令。而他們作為精銳小隊,代表的是背后整支委內瑞拉方面軍。

    因為這兩支小隊的舉動,現場猶豫的情緒逐漸蔓延。

    “青少校你看,你的朋友們,全都在擔心你……希望青少校能先冷靜下來想一想。”

    一名基層指揮人員站出來,開口用中文說道。

    …………

    另一邊,德尼阿方斯,埃里克和夏爾正奔跑在去往機場的路上。

    橫向的距離不算遠,正好在視線范圍內,他們可以看到這邊第二重崗哨聚集的人影。

    “聯盟前線最高指揮應該很快會過來吧?”夏爾有些擔心說:“那樣我們發布的……”

    “我們發布的緊急指令,難道不是合情合理的嗎?營地確實就是遭到了突然襲擊啊。”他的父親埃里克笑起來一下,“聯盟指揮官到了最好,不管出于什么樣的思考,他們的立場都必須阻止他。”

    “然后,他將不得不站在那里,仰頭看著我們離開。”德尼接話,說完得意地笑著……轉頭看向那個方向,接著感慨說:“多么值得欣賞的痛苦啊,要是可以,我真想親自向他揮手道別。”

    …………

    他們是對的,現在應該著急的人是韓青禹。

    可是,眼前兩百多人的精銳戰陣,他們殺不穿。就算愿意不顧一切去嘗試……韓青禹把目光投向前方,那里站的是第六軍長刀小隊。

    長刀在來的路上就已經知道這里會發生什么了,整支小隊從一開始就沒有拔刀。

    目光相觸,長刀隊長盧成中往前走了一步,“青少校,來日方長。你的前程……”

    這已經是他作為一個蔚藍軍人,能在戰場面對面說出來的,最觸犯軍紀的話了。這等于他認可了韓青禹復仇的邏輯,只是不贊成他現在這么做。

    韓青禹看著他……搖頭。

    因為看見他的眼神,盧成中語塞。

    “不值啊,青子。”曹敃在隊列里喊了一聲。事情他們都有聽說,也選擇相信,站在韓青禹的立場,既為1777小隊的遭遇感到憤怒,也為韓青禹這樣的沖動擔心。

    韓青禹沒說話。

    短暫的沉默中,突然開口的人很意外,是吳恤。黑色病孤槍橫亙,這個一向都不說話的人,第一次在這么多人面前開口,認真地,沒頭也沒尾,說:

    “我聽說冤死的魂魄,就算去到黃泉,也不肯解脫。”

    話可能是吳恤以前從村里老人那里聽說的。他說到這里就停住了,后半句因為不知道怎么表達,沒說出口他們要給走在黃泉路上的戰友們一個交代。

    因為那些人,他們并不是死在和大尖的戰斗中。

    短暫的沉默。

    “隊長我們……”曹敃忍不住拉了一把盧成中,這事他不干了,想走。

    “閉嘴……你先給我站那。這是軍令,懂嗎?”盧成中開口小聲喝止。

    …………

    德尼阿方斯坐上了直升機,然后埃里克,夏爾。

    “爺爺,爸爸,你們看……”夏爾扭頭示意了一下遠處的僵持的人群,有些擔心說:“那些人果然沒有讓步,但是你們說他會不會硬沖過來?!”

    硬沖過來嗎?!

    “那樣最好,那樣他的愚蠢和魯莽,就會徹底葬送他。”心里藏著恐懼,德尼色厲內荏說:“前線嘩變,沖陣殺人,就算不死,他以后也徹底廢了。”

    “而且他將不得不親手殺戮戰友。不,那里有很多,還都是他的朋友。”這是蓄意的安排,埃里克的嘴角勾起來,笑容陰沉而猙獰,接著說:“當然,更大的概率他會死在他的朋友們刀下。”

    其實阿方斯家族所利用的東西很簡單,就是軍人的忠誠和原則,以及他們對戰場軍令一貫的敬畏。

    …………

    “你們讓開啊!”鐵甲嗚咽,銹妹突然一聲喊出來,17歲的小姑娘面對這樣兩難的局面,內心反復折磨,裹帶著巨大憋屈和無助開口。

    這讓她的聲音里夾雜了哽咽。

    “求大家,讓一條路。”

    溫繼飛也開口,那是200多精銳戰友,是不通人情的軍紀如山,他也沒有辦法了……所以他說“求”。

    這是曾經在喜朗峰上表現最無畏和無敵的一隊人啊,當他們這樣,全場陷入沉默。人們不自覺轉頭或低頭,因為不敢讓自己的目光跟他們對上。

    “好像登機了。”突然有人看著身后方向不自覺嘀咕了一句。

    在場的人集體回頭看了一眼。

    再轉回來,不約而同看向韓青禹。他剛才一直沒說話,但是在場的每個人都知道,當他開口,就是最后的抉擇。

    “我今天必須過去。”

    韓青禹終于開口了。

    時間就快來不及了,他做了抉擇。右手死鐵戰刀換回直握,說:“請不要攔我。”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韓青禹把左手攤開,“唰拉。”

    有東西從他手掌上落下來。

    “叮,叮……沙嚓。”

    眾人凝神向地面上看去。

    那里,三金兩銀,五枚蔚藍守護勛章,落在雙方之間的沙石路面上。

    嵌有死鐵的勛章分量不輕,五枚勛章有的撞上石子,有的嵌入泥土。

    那是他從華系亞全軍大會上帶來的,他在上飛機返回喜朗峰的那個早上提前拿到這些勛章,之后因為一路匆忙,甚至沒來得及想到好好收起來。

    又因為這最后一天一夜的血戰,此時落地的勛章,每一塊都被血染。

    那看起來臟兮兮的,就像他們四個人連夜歸來后還未及換下的作戰服,到處是干了的血痕。滲血的繃帶纏在他們的身上,手臂上。

    “蔚藍,華系亞方面唯一目擊軍團,第九軍,第1777小隊,韓青禹……今天將功鋪路,請各位戰友讓一條路給我走。”

    他說他想用一身功勛鋪路。

    三枚金質,兩枚銀質。這是面前這個人在短短一年多時間里,為蔚藍立下的戰功,那是多少人可能終其一生都得不到一枚的蔚藍守護勛章,是他用一次次流血搏命換的。

    他還有喜朗峰上的赫赫戰功未記。

    人們在這一瞬間意識到:直到這一刻,他都還自認蔚藍戰士的身份。但是,這大概也已經是他最后的堅持了。

    這是請求,也是勸告,是he青少校最后的決然。

    勛章落地,如果鋪不開一條路,就讓風沙埋了它們。

    “如果一個人這樣的功勛,都換不來今晚一條路走。我覺得他做的一切,真的不值。”

    一瞬間眼眶通紅,斯特凡妮塔用英語說了一句,抽了抽鼻子,直接轉身就要走。但是馬上被她的隊長和副隊長,死死攔住了。沒有人敢帶這個頭。

    因為這番爭執,場面短暫混亂了一下。

    嘈雜聲中,“唰……叮!”

    又是一金一銀兩枚染血的蔚藍勛章,落在路面上。

    吳恤沒說話,收回攤開的手掌,緊緊握住病孤槍。

    “叮!”鐵甲手中銀質勛章落地。因為獎章運一直不好,銹妹只有一枚,銀質,但是她其實可能是四個人里最珍惜蔚藍勛章的那個,這枚勛章,她本想拿回家給爺爺看的。

    “唰,嚓……”

    右手還傷著,溫繼飛收回他唯一能動的左手,接著俯身撿起來剛剛放在地上的死鐵直刀。這是一個骰子,在過去一年里拿到的,兩枚銀質蔚藍守護。

    勛章落地,一枚直接嵌入沙土。

    另一枚打著轉兒蹦跶著,滴溜溜快速往前滾,劃著蜿蜒的弧線一直滾到前方前列小隊面前,才最終倒下,磕在一塊光滑的石子上。

    “叮……”

    聲顫。

    沉默。

    風吹過,沙土被卷動,覆在那些勛章上。

    “走了。”

    突然一聲,白色板擦隊長衛疆收刀,然后揮手,直接帶著手下隊員轉身往旁邊走去。

    一旁的指揮人員張了張嘴,最終放棄了。

    “哪怕是你救了我們全隊的那天,衛某人都沒有像今天這么佩服過。”一邊走,一邊衛疆對韓青禹說:“可惜沒請你來我們白色喝過酒。”

    長刀小隊,盧成中回頭看一眼曹敃,再其他隊員,“愣著干嘛,走啊。”

    曹敃跟著走了幾步,走到路邊站住,“不看看嗎?盧隊,我想留下看看!”

    盧成中猶豫一下,“那你走慢點不就行了?!”

    “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斯特凡妮亞甩胳膊,朝自家隊長吼了一句,掙脫,而后轉身招呼身后本就蠢蠢欲動的隊員們一起離開。

    奇琴伊察也走了,一邊走,丹尼和伊桑還一邊招呼旁邊的小隊一起。在這種情況下,那些小隊自然無須也不會再堅持,就算是阿方斯家族安插的人,阻止不能后,一樣不敢那么明顯的留在那里。

    不知不覺,天光已經又明亮了一些,朝霞出現在天邊。

    遠處,直升機螺旋槳開始轉動的聲音傳來。

    近處,沙石路面上銀色和金色蔚藍勛章鋪路,200人精銳戰陣分兩面散開,在韓青禹四人身前,讓出一條路。

    穹頂之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