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從前有間廟 > 第三百九十一章:第九世(作者:夢入秋水)
從前有間廟

《從前有間廟》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九十一章:第九世

    “靜!”

    望著陷入癲狂,魔念大漲的哪吒,姬神秀吐字如雷,意貫其心。看。毛線、中文網

    一聲“靜”字,只見滾滾魔焰又飛快退回了哪吒的體內,像是從來不曾出現過。

    萬千雷霆化作的長鞭,此刻也都悉數散去,整個蓮池又回歸了平靜。

    “浮世萬千,不過虛空,天命為何?亦不過是虛言。看在你為人族的份上,我便送你一場造化,但你得再等等,不遠,在這天上不過數十天的光景!”

    哪吒見自己渾身煞氣魔性竟被一個字輕描淡寫的壓制住,一雙眼睛也不由得瞳孔緊縮,但等他聽到姬神秀的話后,他深深吸了口氣,滿是冷笑。

    “造化?嘿嘿,你說的造化,可敢救我出這樊籠?可能救回我娘?可敢從西天救出我兩位哥哥?還有幫我父親脫離這東天神族的掌控?”

    姬神秀淡淡道:“能,都能。”

    “本座意欲打碎這諸天!”

    “呵呵,那猴子當年也這樣說,可他現在還在五指山下壓著呢!”哪吒嗤笑一聲。

    “本座時間不多,話已至此,這么多年你都等過來了,又何必計較這十數天的時間,屆時真假與否,一見便知!”

    姬神秀估摸著時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這一來一去一溜達便是幾快一年的時間。

    哪吒眼神一沉。

    “好,那我就等你一等,你若真能做到,我甘心供你驅使,倘若你敢騙我,待我破封而出,第一個便先殺你!”

    姬神秀笑而不語。

    他轉身看了眼眼皮顫動正欲醒來的太乙真人,身形已在哪吒的死死的注視中漸漸淡去,最后化作無形。

    “哎呀,我咋個又喝醉了?酒勁太大,腦殼昏!”

    太乙真人揉著腦袋從地上搖搖晃晃站起,等看見哪吒睜開了眼睛,這才忙走了過來。

    “娃兒,你爹呢?”

    “走了!”

    哪吒又慢慢合上了眼睛,他兀的張嘴輕聲道:“師傅,我還能出去么?”

    太乙真人也慢慢散去了玩世不恭,顯得有些沉悶,不過沒一會他又恢復了笑容,擺了擺手。看.毛.線.中.文.網“娃兒,沒得事沒得事,不是有師傅在這陪你的嘛,外面現在亂的要命,神妖大戰多年,死傷無數,咱們呆在這里安安全全,不挺好的么。”

    只是哪吒卻沒再說話。

    遣云宮里變得一片死寂。

    ……

    ……

    ……

    漫天的風塵中。

    “咳咳!”

    卻聽一聲聲急促的嗆咳響起,在這單調孤寂的風中顯得格外突兀與清晰。

    隨著咳嗽愈近,卻見這咳嗽的人是個干瘦蠟黃,頭戴斗笠的和尚,太瘦了,瘦的不知是皮包骨還是骨撐皮,臉頰凹陷,雙眼微凸,渾身上下都沒有幾斤肉。

    他打著一雙滿是硬黑老繭的赤腳,腳趾上的指甲悉數都已被磨掉,連小腿上的汗毛都被磨光了,背后背著個行囊,像是走了很遠才到這里。

    這是一位苦行僧。

    他迎著風塵,一步步的抄著流沙河行去,腳下雖步履艱難,但他一雙眼睛卻格外明亮直望著西方,似是磐石般不可動搖。

    此地方圓數十里早已荒無人煙,不見人蹤,據說四百多年前這“流沙河”中多出個赤發藍臉,眼似銅鈴的妖精,專吃過往路人,幾年下來,此地之人走的走的死的死,幾年下來,便成了如今這幅模樣。

    “咳咳!”

    和尚一步步的走著,不知走了多久,忽然間,他那雙眼睛閃過一抹亮光,卻是看見了風塵中的那堆殘垣破瓦。

    腳下已忙趕了過去。

    只是這不進去還好,剛到殘垣下,眼前的場景不免讓他一愣。

    但見滿是塵埃蛛網的破廟里,竟然坐著兩個十分奇怪的存在,這右邊的倒還好說,是個白衣僧者,正閉目禪坐,似是入了定。可左邊這個居然是一頭一高低的巨熊,體胖身圓,正不知是蹲還是坐的緊挨著僧者,一旁還生著一堆火,架著一口鍋。

    里頭只傳來陣陣撲鼻異香。

    “咕咕!”

    和尚一聞到那味,肚子里已響了起來。

    “和尚,見到這等異獸你卻不跑?”

    巨熊旁的白衣僧人開口了,也不知他坐了多久,肩頭竟已落了一層塵灰。

    “為何要跑?我觀此獸雖身形駭人,卻全身并無怨煞妖氣,想來并非惡獸,且見它能操持炊具,分明已通了人性,自是與人無異!”苦行僧說罷已大步走了進來,嗓音清朗洪亮。

    “熊兒,聽到他的話了么?就他這幾句,你還不請他好好吃頓飯?”姬神秀輕笑著睜開眼來。

    苦行僧瞧著他,他也瞧著苦行僧,四目相對,神情各有不同。

    姬神秀有的是悵然與嘆息,此人雖至如此模樣,但他還是一眼認出來了,這便是他等了多時的玄奘,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玄奘的轉世身。依照神秀傳給他的念頭,前八世,玄奘每一世都出家當了和尚,可做的卻并不是誦經念佛,而是治病救人,每一世都會生出普渡蒼生的決心,行遍天下,欲往西去。

    但每一世全都命喪在這流沙河前。

    如此來來去去,已是第九世了,這一世神秀故意把他投生在遠離“金山寺”的地方,誰曾想他竟是在一間廟里尋得幾卷經書自行頓悟,大徹大悟間,仍舊不該前塵之路。

    “小僧玄奘,我觀佛友面相似曾相識,是否在哪見過?”

    果然,九世仍舊不改法名,一切仿若早已注定。

    玄奘一臉疑惑。

    “似曾相識,奈何早已物是人非!”

    姬神秀連連嘆息,心中卻是更加堅定了除去東西二天之意。

    “無妨,浮生千般,雖世事無常,然終有定數,無需強求!”玄奘一臉的淡然,竟是絲毫不感覺到好奇更不曾追問。

    “哈哈!”姬神秀朗聲一笑。“看來不論你怎么變,這般心性終究還是一樣的。”

    熊頂天在旁搖著吃食,似早就知道玄奘回來,這鍋里煮的居然都是素味,不見葷腥。

    “玄奘,你可知這前面有個妖精,此路你是過不去,不如回頭吧!”

    姬神秀平靜的看著他。

    玄奘許是餓急了,他一面以袖遮擋著自己的嘴,一面咳出聲來,熊頂天見狀又拿出了水,等平復下去。

    方才聽他開口。“多謝!”

    接著,他又搖搖頭。“與蒼生大業相比,我一人生死又算得了什么,傳言那西方無極世界有解救眾生之大疾的妙術,我若多行一步世人便離解脫更近一些,我若回頭,苦海無邊啊!”

    “此河倘若今生不能過,來世我亦要再渡此河。”

    玄奘眼中很平淡,沒有懼意,亦無恐色,唯獨在提到解脫的時候目露光華。

    吃完了飯食,他又走了,像是不遠多耽擱片刻,來的快疾,走的飄忽。

    望著他漸漸消失在風塵中的背影,姬神秀喝了口酒,贊道:“好一個玄奘,好一個大無畏、大毅力之心。”

    他眸中神光一轉,便已望穿了天地,只見玄奘一步步走到流沙河邊,可還沒靠近多少,忽見河中卷起一股妖風,已把玄奘卷入河中。

    “回來!”

    姬神秀唇齒一張。

    遂見那流沙河底猛然爆發出萬千道金光,一顆佛光繚繞,剔透無暇的舍利已破開風塵沙浪飛出。

    “誰敢壞我的好事?”

    沙浪中更見一道妖氣沖天的身影飛出,手中正提著一顆口目緊閉不見身軀的頭顱,赫然是玄奘,除此之外,他頸上仍有八顆串在一起的骷髏,居然一模一樣。

    “不知死活!”

    姬神秀一把取過玄奘的舍利,再隨手遙遙一指,但見整個天地間爆發出千萬道寒芒匹練,剎那間那妖精渾身上下迸射出無數血箭。

    但下一刻,忽有佛光乍現將其護住。

    再見一根楊柳細枝迎風而起,只在空中那么一揮,竟把萬千寒芒掃了個干凈。

    “阿彌陀佛!”

    伴隨著一聲佛號,只見一道身影腳踏蓮臺降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