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一品丫鬟 > 第144章 溺嬰(作者:芳苓)
一品丫鬟

《一品丫鬟》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44章 溺嬰

    秋紋心里有氣,正沒處撒呢,一聽這話就道:“膽敢蒙騙金盞娘娘,當真活得不耐煩了?你們將他拖出去,找個陡峭的崖壁,讓他一個人面壁思過一個月。看1毛線3中文網”

    安邦的母親就過來求情,嘴里嗚嗚。

    秋紋就道:“他是你的兒子,說來都是你教導的不好。既然崖壁陡峭,那么也不用上去了,罰你兒子去山里采石頭,足足采上幾百斤,將里頭的美玉切割出來。”

    “是。”

    既然山里美玉兇猛的野獸,秋紋便做了一個決定:去林子里看看,可有逃跑的機會?林子既然能進去,便也有出去的路。

    “你們都退下吧,我累了。若有人愿意,可與我帶路,我要去我前世住著的屋子看一看,遣懷遣懷。”

    “是。”

    秋紋在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引領下,果然進了林子。不想林子里的樹木不少。那徐牙婆也說錯了,岫山并非荒山,還是有不少佳木繁樹。

    她果然看到了蓊蓊郁郁的樹林內,多了一幢精致的小樓。樓宇呈塔形建筑,外觀看著大概有六層。

    秋紋就問老人:“這樓叫什么?”

    “娘娘,它就叫金盞樓。”

    “好。你出去吧。一日三餐只管叫人送來,我需修身養性幾天,若無我的指令,一概人都不許踏進半步。”

    老人再次恭謹而應。

    秋紋看著高高的小樓,心里不禁一喜。俗話說:站得高,看得遠。只要上了樓層最高處,便能眺望整個岫山。那么,想找到離開的路也就不難了。

    待登上高樓,她果然能眺望整個岫山的全景。

    林子里清靜,靜得鳥雀的聲音都聽不見。秋紋命人將閣樓打掃了一下,果然山林里沒有什么野獸。她更起了逃跑的心思。

    岫山的人愚昧,每個人都深信不疑,她便是投胎的金盞娘娘再世。可若今天走了,這時走了,卻也會引起懷疑,好歹還得拖上幾天。

    到了第三天黃昏。

    那啞巴老婦人照例送來飯,秋紋道了聲謝謝。說實話,她對阿邦的母親并不厭惡。她在這小樓里,一日三餐的吃喝,都是阿邦的母親送來的。飯菜都是精心烹飪的,只是秋紋吃不慣。岫山的山民喜歡在食物里放辣椒。kanmaoxian.com吃多了,口干舌燥。

    這一日,阿邦來見她。

    秋紋既是岫山的“最高統治者”,享有最高的權威,阿邦就算是頭兒,事無巨細,也得過來請示她。

    這真的很奇崛。

    試想,前幾天阿邦還強拉硬拽地要她當婆娘,可現在,阿邦看見秋紋,畢恭畢敬,規規矩矩的,大氣兒不敢出。

    “何事?”秋紋自然也擺譜,裝出一副淡定的樣子。

    “山里有外客。”

    “你去接待不就行了,我只想在這里清靜修為。”

    “以前一直我出面的。可那人聽說是個什么將軍,又聽說山里有新任的金盞娘娘,所以一定要見您。”

    “不見。”秋紋轉過身去。

    阿邦就現出為難的神色:“娘娘,那些人惹不起的,他們身上都有刀劍。”

    “那又怎樣?”

    “他們要不高興了,就會在山里搶掠的。岫山不是荒山,石頭就是寶貝。整座山,更是一個寶藏。”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這個道理阿邦懂。在他眼里,手拿武器的武將沒一個好東西。此前阿邦領著山民販賣石頭,返回半途之中,遇到了一個武將,這武將假借囊中羞澀,缺乏補給,將阿邦和山民辛苦賣玉石的錢都搶去,一點兒盤纏都不留。阿邦看到這些人就深惡痛絕。

    “你的意思,非要我去了?”秋紋很不耐煩。

    “不錯,娘娘,恕我得罪了。”阿邦再次跪下。

    秋紋想了想,也不能和阿邦的關系弄僵了。到底她人還沒出去。“好。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三頭六臂,令你嚇成這樣?”

    阿邦的臉即刻紅了,他也很羞慚。

    岫山有接待客人的大廳。說大廳也不是大廳,不過是一個寬闊的大亭子。金盞娘娘的住處在山林里,接待的會客廳卻又在別的較遠的山腰,這就令秋紋不懂了。

    阿邦在旁帶路。

    他又說些挖玉采玉辛苦之類的話是,活干這活兒很傷身體,也容易出危險。若不是為了一家老小,也沒有誰愿意豁出去。這些都是辛苦錢,都是拿性命賭明天。

    “你到底想說什么?”秋紋覺得他話里有話。

    阿邦的膽子就大了。“我是說,不如將岫山的石頭讓山外面的人打理經營,一有買賣了,咱們與他們分成。或者五五,或者四六。這樣一來,山民們也就輕松多了。”

    秋紋便轉頭看了看他。

    果然這阿邦有幾分腦子。雖然不識字,可賬本兒理的齊整,心里也會籌謀。唯一不足的,就是這山里人不將女人當回事。

    這卻是一個好主意。

    “你真舍得讓別人賺錢?”

    “有什么呢不舍得。每年采石頭,每年都有出事故的。石頭就那么多,可命沒了,就找不回來了。”

    “你的心里,看來還有幾分同情心。”

    “那是。謝金盞娘娘夸獎。我是他們的頭兒,當然希望他們既掙錢又能平平安安。”人都是復雜的,人性更是復雜。阿邦身上既有善良的一面,又有愚蠢的一面,既精明,又魯莽。

    待到了山腰,風景就更好看起來了。

    這是秋紋第一次有心情欣賞岫山的風景。其實,能出產優質玉石的地方,風景差不到哪兒去。這里的確是一塊風水寶地。突然,秋紋看見一個婦女抱著一個包裹,匆忙行走,見了她和阿邦,似乎都沒看見,低著頭,只往前頭的河水里去。她是要洗衣服么?

    那婦女看著也有四十多歲了,是做祖母的年齡。秋紋看清了,那包裹里裹的不是人,而是一個剛生下來的嬰兒。

    “站住!”秋紋大喝一聲。

    那婦女怔住了,停了腳步,回了頭,見是金盞娘娘,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

    “你要去哪兒?”

    “回娘娘,我……我要帶著這孩子曬太陽。”這婦女的聲音,一臉的不自在。

    這分明就是假話。哪有黃昏頭上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娃兒曬太陽的?秋紋又想起這岫山有溺嬰的陋習,這婦女一定是嫌棄家里的兒媳婦生下了女嬰,忙不迭地抱著她扔到河里去。她就故意問阿邦:“你說說,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阿邦如何不知?

    “大概,就是去曬太陽吧。”

    秋紋生氣了,她對著這婦女嚴厲喝斥:“自古男女平等。我想前一任的金盞娘娘也是這樣的意思。是不是這么些年里,金盞娘娘遲遲不投胎,所以你們都將這些古訓忘了?你也是女人,為何這樣狠心?明明這上百年的時間里,岫山的女嬰越來越少,弄得這山里的男子都要往外面買媳婦。買媳婦也不應該。人口豈能是買賣的,婚姻豈能買賣?一買,就要出事故。既然女子這么少,為何不加以珍惜?我早就看不慣了。從今天起,這岫山不管哪一個,只要有虐待、溺斃女嬰的行為,仗責一百,打死為止。”

    秋紋說的不是玩話。

    以她現在的身份,也不會說玩話。阿邦就懼了,但他還想替這女人求情。“金盞娘娘,念在她是初犯,還是饒恕了。畢竟,這么長的時間里,溺嬰這點事在岫山不算什么。幾乎家家戶戶都有溺死女嬰的。”

    這話更叫秋紋生氣。

    “阿邦,你敢替她求情,那我連你一并仗責。”她連喝幾聲,山腰里既走出十來個男女。秋紋對她們下令:“將阿邦和這預備溺嬰的女人帶到林子里的小樓,待我會客回來,親自懲罰。”

    秋紋又問這女人的家人何在?

    很快,女人的兒媳婦跌跌撞撞地來了。她衣衫不整,流著眼淚,看著婆婆手里的女嬰,連忙奪了過去,又是低聲哭泣。她就是這女嬰的母親。看來,她很不舍。將孩子交給婆婆,心里很不舍的。

    秋紋又問這年輕女子的丈夫何在?

    人群中的人多了起來。女子的丈夫別別仄仄地走來了。秋紋非常地厭惡反感:“這也是你的孩子,你這個當爹的,怎么這樣狠心?”

    男人低著頭,說自己的親骨肉也不忍的,只是不敢違拗的親娘。岫山的男人都十分孝順母親,母親說什么,就是什么,做母親的,哪怕叫兒子跳崖死了,做兒子的都不能反抗的。

    這話,更叫秋紋聽了不舒服。

    “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況你還有妻兒。豈有為了聽母親的話,就不管老婆兒子的的死活的?看來,你也是個糊涂蟲,來人,也一并將他綁了,帶去小樓!”

    秋紋也不知自己哪兒來的魄力,反正,既然心里看不慣,面兒上必要擺出一副嚴肅鄭重的神色來。

    “是。”

    那年輕女子更是低聲嚎哭,目光有些猶豫,似乎要對著秋紋說點兒什么。

    秋紋明白她的心思,便對她搖頭:“你不用替他們求情,他們就該受懲罰。你趕緊抱著孩子回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